魚兒魚兒水中游


(大概會是)[信莎/信獸信未定]





室內一片黑暗,牆上的鐘滴答的聲響像吶喊鎚入耳膜,時針跳動“喀--”的一聲跳向下一秒未來。

空氣中微微散著一股與時節不符的沁涼,床榻上的人卻是如狂奔百里後汗如雨下,髮絲濕黏的粘在頰上,掙扎坐起身卻又想起什麼似的把自己摔進身下的柔軟中。

孤寂像寄生蟲一樣從毛細孔深入身體最深處,雙眼直視著天花板的幾處裂痕,是的,時間仍然滴答走著; 是的,那個人的離去不代表世界已經末日、呼吸必須停止。

深深吸了一口氣,嘗試把自己再送回那個沒有那個人存在的黑暗中,但一點能稱之為疲累的感覺似乎一點都未留在這個軀殼中,應該又是一個無眠的夜晚。



『曾經自己,在世界飄移著,對愛情的未知如此的恐懼,但你給了我勇氣,』



咖啡壺上冒著白煙,微酸的咖啡香氣飄散在空中,混雜著一點麥香與油膩的美味。

帶著眼鏡、散落的頭髮卻也無法遮掩眼下的黑眼圈與疲憊,陽光衝破窗簾,灼燒著微微駝著的背部

拿著馬克杯想喝上一口苦澀卻才發現了杯子上有那個人前不久無聊塗上的類恐龍生物。

把杯子默默地轉了向,默默決定稍晚應該去超市採購日用品。

明明自己的生命無法從有他存在的世界與生活中逃脫,但還是如此畏縮著,猛然覺得自己多可笑。



『給我勇氣後,我卻沒有信心面對你的一切、你的溫柔、你的愛情,因為你的愛情不只屬於我一個人。』



下午時分踏進了休息室,今天是休息日,但身體仍會習慣性並自動地往這裡前進,

沒有半個人的房間,窗外些微黃澄澄的光線成功入侵這個空間,連空氣都是黃昏的味道。

摔進沙發中,側躺著盯著桌上的雜亂,思考著是不是該把自己的貓從這個地方帶走,

這樣就不會有理由在休息時必須再來這個充滿曾經的地方,雖然現在大家都是在家裡完成大部分的工作必要時才會聚在一起,但依然無可避免的還是得相見。



『你跟我只能是不及格的愛情,』



你欲言又止的表情消逝在我的眼角,回想當時自己落荒而逃的糗態、當初內心期待能被挽留的希冀及大門怦然關上的聲音,至今想起仍然想要捧腹大笑

「哇-」 往常神態驕傲的傢伙難得蹭著自己的手,被這傢伙的皮毛蹭癢的想抽回卻又不想放棄難得的溫度

摸著難得的柔順,想起自己是失去了那個人但還擁有世界,而這傢伙的全世界只有自己(如果不計較那個人和其他還會餵養及逗弄他的人們)

對了,在那之後不久,自己便看到那個人與另一個人出雙入對的身影。



『而我他媽的不想在你殘破的愛情裡渴求你他媽少得要命的施捨。』



好像是留下這句話後便將一切切斷,那個人也沒有來自己的住所取走屬於他生活的痕跡,

而自己也只是在恍然發現後卑賤地將其一件一件的收到櫃子深處,往後的生活如常,只是他們不再並肩、總是保持著一段距離。

曾有一個沒心眼的夥伴問過自己是不是跟那個人吵架了,自己還來不及反應他便被另一位友人帶離當下沈重的空氣

而那個人也沒說什麼,便窩回屬於他自己的空間去了。



『這是你的溫柔嗎?』



偶而自己還是會隱約希望那個人能再施捨自己,偶而自己還是因約希望那個人當初有拉住自己,

「吱呀--」小房間的門打開了,時間過的飛快--不知不覺已經夜晚,一片黑暗中盯著那片光源,想著自己到底是多麼愚蠢才會遺忘那個人沒有稱為休息的日子

似乎是訝異,那個人靜止在門口,背著光自己看不出那人的表情。

「你/你....」兩個乾啞的聲音,自己又不能自己的猜想著對方是否又關在裡面不眠不休的作業。



『這是我的溫柔。像你寫的、你說的、你唱的,不打擾你、給你自由的溫柔。』



「你.... 今天沒休息嗎,來看菜頭粿唷。」不是疑問句,那人打開休息室的電燈,走到冰箱旁拿起瓶水、轉開、喝下,一氣呵成,卻在看向自己時頓了一下

「來看一下這傢伙有沒有還活著,每個人都忙自己的,我不來誰來看他」開燈的瞬間自己便坐起身,喉頭乾的發燙,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寂靜在空氣中散開,自己害怕這種尷尬腦袋卻空白不知如何是好,而那個人盯著他,像要馬上撲過來的肉食動物直視著

「蔡昇晏」低沈的聲音和表情及其嚴肅「我們太像了」那人仍站在原地,但語氣似乎在這句話說完後緩和了一些化成了嘆息

「你說,我們是不及格的愛情」似乎前進了幾步,因為那個人的高大,影子籠罩在自己面前「你說,我的愛情不只給你」

抬起頭,那個人卻是苦笑著伸手重重的壓著自己的肩膀把自己壓進沙發「但是如果你不再面對我,我們就真的要分開了」

「...唔...」肩膀被壓的微微發痛,但是那人雙手的溫度,讓自己明白自己是多懷念以至於喉頭哽咽著哭泣的衝動

「我說,我不希罕你施捨給我的,你想怎麼跟別人再一起,也不甘我屁事」別開臉、哽著氣,嘗試用強硬的語氣說出這段話

銳利的語言似乎沒有任何作用,而那個人眼中更加深沉「我......」

「我回去了」不讓對方有機會開口,拿起包後順手撈起已經年邁的毛球「這邊沒人可以顧它,我把它帶回家」卻又像是心虛交代清楚自己來此的目的,語畢便向落荒而逃般離去,留下安靜的空氣與站在原地沉思的人。

[TBC?]

——————————————

許久沒有寫文字
也是第一次發文
不知道這個故事會不會有後續

開始是因為看了一篇信莎文
有感而寫出來的
希望不會太雷同
也不要過於偏頗看不出主角

嘗試著不寫出姓名
但發現非常困難

魚180211